永不奥特的凹凸曼

无脑洞全是坑

读陆涂太太《梁史》有感

说是读后感,其实只是简单谈谈自己对《梁史》的一些小理解,自是没有 @为欢几何 大大理解深刻。还有本来说六月写的,但没想到高考之后是更麻烦的报考,终于忙完了,感谢为欢几何大大还记得催更我这个小透明。 @陆涂 

--------------------------------以下正文------------------------------------

       一直认为琅琊榜是个温柔的故事,尽管文末苏兄与众人生死相别,景琰再次茕茕孑立,可毕竟苏兄心愿终了,大梁国力尚存,未来盛世可期。可我总是贱贱地想,如果大梁当真将危,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感谢陆涂太太的大梁药丸系列。而在此,我这个小透明只想简单写写自己对《梁史》中景琰性格的理解。

       景琰是个耿直又坚持的人,翻案前,这份执着来源于他自幼接受的教育,和对祁王和林氏的信任;登基后,这份信任又使他即使知晓朝堂官场的复杂,也愿坚持那份清明与纯粹。我一直认为祁王在教导景琰时,将自己想做又做不到的公正耿直赋予了这个幼弟。而景琰也自是知晓长兄的这份心愿,即使之前备受打压,即使掌权后政事艰难也从未想负过这份期望。

       而苏兄是个更现实的人,他心中的清明理想绝不比景琰少,只是十二年为了一个目标燃尽心力,让他更重视结果。更何况在这样一个国之将亡,四面环敌的艰难时期。为了长远的利益,他会采取不堪的手段,也会舍弃他那些曾经的坚持。但这其中又怎么不是一种更深的爱意,他知道景琰不愿做,就自作主张地替他做了。因为苏兄知道不得不做。

       但可惜的是,景琰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他从小认为要实现的海晏河清,首先不是安定富足,而是清明纯粹。他虽然道德值高,但也不会以一样的道德要求他人,他想要的是天下之人都能按律法行事,并遵守最基础的道德。所以他明知一些事难以按照法令实现还是会想办法向这个方向靠。他也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只是他的最终目标是法治。而苏兄的手段虽是为了好的结果,却也是他最反感最想革除的。所以两人的矛盾从根本上说是极端条件下的政治制衡和一切从法的矛盾,这简直就是世界难题呀!

       我曾以为,靖苏二人后期的争吵在于有话不好好谈,偏找最刺激对方的说。但是事实,真正导致两人感情退化的,不是景琰的冷言讽刺,或苏兄的独断专行,而是他们两人真正在意的东西已经不同了,交流已经没有意义。苏兄还要好些,他早在十三年的孑孓独行中完成了性格的转换,现在的他坚信自己的正确。而相对之下景琰的多疑与日益增强的控制欲却显示出了他的自卑。

       其实,十三年间,景琰一直是自信的,他虽不受重视但有自己的坚持,这种坚持同样来自林氏和祁王。即使他孤独多年,心中依然坚信兄长和小殊会站在他这一边。我也相信当年的林殊也和现在的景琰一样重视的是公正的过程。而后来苏兄的行为让他迷惑,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信心的来源开始动摇自然会开始自我怀疑,并开始怀疑到底是十二年的分离让自己不再了解这个自己最爱的人,还是自始至终自己都不曾了解梅长苏甚至林殊。而原先苏兄一直不愿认景琰,又可能让他开始怀疑苏兄是不信任自己。这时,政见差异和景琰的自我怀疑已经根本不是感情能弥补得了的了,甚至景琰开始怀疑苏兄对他的感情。

       现在的景琰有了机会,自然想按自己的方式施展抱负。而权力也确实会改变一个人,更何况在原剧中景琰就是逻辑性强,但易受情感控制又挺有疑心的人。当然,能影响他情感的人和事很少,偏偏苏兄就是这个人。而苏兄派人刺杀夜秦君主等越来越极端行为却有效的行为又显示出了苏兄强大的江湖背景,交换精铁术等一系列行为又愈发显示出两人政见上不可修补的隔阂。同时,在景琰看来,如果苏兄想做什么,自己不同意,也可以撇开他。景琰自此开始怀疑苏兄会为了结束现在的僵局而想办法取代他。他不想失去手中的权力,不想放弃实现理想的机会,更不想失去梅长苏。回想开篇那所有靖苏党都希望是结局的脉脉温情,在两人不可避免的矛盾日益加重后,最后结局的软禁顺理成章。景琰终成一代帝王,长苏自尽孤山又怎么不是一种解脱。

       在我看来,这篇文作为靖苏cp文最棒的地方是创设了一个极端的环境,让靖苏二人这十三年分离潜藏下的矛盾分明地暴露出来。作为一篇正剧向文,又用留白反应出一切从法和政治制衡这个千年矛盾。而先交代长苏结局,一步步加深矛盾的方式又使文章停在哪里都显得十分完整合理,又让人想进一步了解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完之后也会不停地自己脑补,也会为他们惋惜,却也知道这是在这种条件下虽然令人心碎也顺理成章的结局。这是太太文字的魅力,也是悲剧的魅力。


评论(1)

热度(7)